纳兰小妖本人

2017年9月

将近一年没有出声,没办法,最近都没有看到什么惊人眼球的佳作。还是翻旧收藏的时候发现了一篇,旧是旧了点,还是个坑,但实在是欢喜,就贴上来说道两句吧。

[金光]羽国之主

金光的同人实在不少,尤其三十六雨,但原著人物CP的,YY的人实在太多反而少了趣味,反倒是JJ,虽然免不了玛丽苏,但只要能写成中长篇的,无一不少精品。可惜就是数量少了点,就连我自己,虽然屡次手痒,可只要一想到那漫长的补剧之路,就彻底OVER了。

之所以推荐这篇,实在是这篇文出人意料之外,叫你这么想都想不到。首先是鸿信性转,成了红杏。看的我开头激动之余,还遗憾于原剧里的雁王,这回是看不到了。想不到,紧接着就是一气化三清,主角居然搞了三个小号出来。一个……嗯哼,就不多说了,剧透一二还罢,全部剧透出来,这文就没法看了,大家还是自己去看文吧。

说真的,我一直很喜欢这个作者,她的文,总能在偏离原著,自成一路的同时,又微妙地和原著路线在某种程度上重合。

偏偏,她坑了。

每当我看着她写的后续大纲透露出的只字片语,遥想故事未来的发展,尤其是鸿信、红杏未来中原与擦擦重见时候的情景,YY不已的时候……想到这么千金难买的一篇杰作,居然坑了——

你快回来,我已经承受不来,你快回来——

谁能把作者:冷艳高贵的我拉回来继续更文,鄙人谨在此拜谢。

拉不回来,来个脑洞够大的太太,来把这文续写下去也好啊!

墨世佛劫4、5

2016\7\27

之前看到一句话,俏俏美如画,不禁想到一句,叫做俏俏战五渣。好吧,俏俏的战斗力也不至于到五那么渣,要说的话,擦擦才是真战五渣。师徒三人的武力值,不算止戈剑的加成,是雁王》俏俏》师尊,也是有意思的了。不过按说擦擦身为九算之首,其他人都武力不浅,不可能就他一个不会武才是。莫非是后来废掉了?

玄狐被K掉,不过后面还会有复活,不怎么值得说道。倒是雁王和军师一路同行,我也多少是明白过来几篇这两人的CP是哪里来的了。不过自我感觉,还是赤俏更加配一点。

K掉玄狐后,俏如来离开路上屡遭埋伏,凰后出现阻道,幸好神田和剑无极出现。妈的,断云石真好用,小的能拿在手里的两块,注入功力起来就跟炮弹似的,似乎不止羽国皇室可以用吧,只要是羽国人都可以,只不过前者用的数量更多而已。好想投胎当羽国人,出门都不用带武器防身,带几块石头就可以了。简直是出门在外,离家行路的必备优品啊!

2016\8\2

话说,印象里冰剑应该长得不错的啊,她脸上那两点红的是什么啊?伤疤吗?

顺便一说,苍兔如今虽然进化不少,但比起北竞王还是多有不如啊,那什么族长送上的酒,居然就这样喝下去了。虽然这样看起来很有气度,但真的不怕人家下毒吗?万一真有个什么,历史从来只会记录胜利者啊,顶多价格枭雄的评价就了不起了。还有,开水道,只排除苗兵一百?这是什么荒山野岭啊,就是只是郡县自行开战水利工程,规模也比这个大多了吧!?

孟偏王的作为……为撼天阙正名什么的,我没有意见,相信苍狼如果不考虑其他问题,对于撼天阙到了如今也不是排斥的,但直接搞兵谏?说实话,哪个当王的能容得下啊?还危言耸听,说什么是祖先对苍兔的作为不满……这丫是不想活了对吧?

初始力量是个什么鬼?正面呢?好歹把正面放出来啊!还有那个锻神锋的两个侍女脑洞好大,在下拜服。哈哈被醒过来的玄狐找上试剑,该!叫你手贱去捡人家尸体!

雁王说要杀的人没有成功,说的到底是谁呢?我怎么感觉,他要杀的,不像是俏如来?俏俏离开四方山,结果是沐摇光跑来杀人,不过墨改是个什么鬼?妈逼!玄之玄你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死死死死!!!

PS:俏俏下巴的血迹是怎么弄的,乱糟糟跟胡子似的,化妆师就不能整理下吗?


8\5

赤羽说雁王谎言带出的,只会是骗局,雁王自言自语说这句话一点都没错,为什么听起来不像是对赤羽说的,尤其是他眺望天际的动作,感觉反而像是在说擦擦?擦擦似乎没有骗过他吧?至少没有能让他冷笑说“谎言带出的,只会是骗局”的骗过吧?

凰后的能为有那么高吗?剑无极和神田两个人一起都打不过?还有对凰后的形容词和对雁王的很像啊,又是轻蔑又是不屑的。好吧,没有打到底,被赤羽拦住了。

一发玄之玄的回忆杀,观后感,似乎这群九算也不能都算恶人,智者不能以简单的善恶来定义,不过,感觉欲星移和老二都有各自立场,虽然会算计杀人,却也有被他们所重视的徒弟与人,而老三……看他坑道域的手法,就不说什么了。擦擦说玄之玄不够安分,感觉九算也是满倒霉的,自己是天之骄子,偏偏头上压了个钜子,干的正高兴的时候,说不定就有人进来插一脚,真是憋屈,换我肯定也不愿意。不过他们为什么非要争着当钜子呢?自己在外拼搏出一片天地不好吗?要知道钜子之位的那个传承方法,无论如何都无法有善终啊~还是我该感叹墨家调教得法?一日为墨,终身为墨?

我擦,玄之玄都回忆杀了,这集肯定死没搞头,问题是,血纹魔瘟的功效那么厉害,能把玄之玄魔化到可以用止戈流杀死的地步,那为什么身为第一传染源的俏俏没事情?还可以继续使用墨狂?俏俏和玄之玄对打那后半部分,俏俏打得好HIGH啊~剑都扔一边了,直接拳头上,不知道是估计拍的还是错眼,有一瞬间,我还以为看到擦擦附体了呢,还用了史艳文的大招。好了,这回是真死绝了,和道域那个老三,是老三吧?一样被钉在石头上。这小矮子死到临头都不老实,快死了都要往俏俏心口捅一刀。就不改让他死得那么轻易,居然还有精力留遗言。

玄狐找锻神锋试剑途中,锻神锋头上滑下来的水是怎么会事?出汗的话,也不是这种出法吧?额头正中流下来,太奇葩了吧。

PS:难怪我觉得眼熟,原来确实是已经写过一遍了ORZ……

东皇战影25

2016/11/16

重新入坑……其实之前入坑没成功,正好东离剑游纪出来,就直接跑去看东离了,现在第二季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。沉迷阴阳师之余,不知道看什么好,就跑来重新尝试入坑了。

前面需要补的太多,不高兴,直接从最新一集开始吧。

一开场就是是帅大叔,才想这是谁,没想到居然是剑无极的老爸,他家里不是都没了吗?剑无极精神果然脆弱,我温皇大大的锅,随便一说就抱着脑袋一副激烈挣扎的样子。剑无极老爸那身衣服很有气派来着。这对父子谈话果然有问题。剑无极说的放下仇恨什么的,我要是他爹,真的能把这儿子活活掐死。诚然军师很有魅力,如今也已经改邪归正, 但他当年做过的事情,西剑流欠下的血债,那也不是假的啊,说放就放,你说笑话哪?!我都能想到他爹以后会怎么死的了。套路一些就是死在残忍联盟手里,剑无极彻底倒向西剑流。新奇点,就真的是被西剑流干掉的,搏一波高潮出来。就不知道武力值有多少了,但估计高不到哪里去。PS,我果然还是对海境那边的夺位更感兴趣。

梦虬孙居然坐轮椅了?这还真是轮椅轮换做,今天到我家啊,明明感觉温皇刚起来没多久。海境居然有苗疆三杰这种等级的高手?那当年干嘛让欲星移一个人挑大梁,白白成了死鱼啊?北冥缜,北冥华?感觉这两个的脸不怎么上档次啊,特别是北冥华,声音一点不好听,搞的和反派似得。还要为什么是皇贵妃下旨?皇后呢?

东离剑游记3、4、5

首先,不愧是壕,果然财大气粗,霹雳和金光都不能比,偶的制作不是一般的精美,不仅是衣物,偶的眼睛更加制作精巧,像真人似的,一点看不出傀儡的那种僵硬。真是,忍不住在此再次感叹一下。

话说,丹翡肩膀上的那个肩套,感觉委实有点怪异。其次,蔑天骸用秘书获取那谁谁脑袋里记忆的画面……那个摸法,真的不觉得很怪异吗?就好像摸什么好玩,心爱的东西似的,如果那个头颅长得好点的话也就算了,偏偏那么难看……如果换成大哥的话,一定很有爱。还有,年幼的时候是七罪塔的小卫兵什么的,感觉略丢分啊~另外,五个人坐在饭店里吃东西吃得那么欢快真的好吗?不是说被通缉了,凡是和他们说话,交易来往的人,都要死吗?


哈哈,泣宵刑亥也是个有意思的女魔呢,之前听她说的话,很恨凛雪鸦,还失去了什么,以为她被他坑得多么凄惨,一听说跟刑天剑有关,态度马上一百八十度打转变,什么吾友的,看来也是个下限没多高的呢。低级魔族什么的,感觉似乎之后会有中阶,高阶出来,总觉得这剧地图会非常大,但日本方面做编剧,而且还有配音之类,又觉得不会多长,二、三十级顶多的样子。总感觉有点微妙呢。

见面的时候,丹翡向刑亥鞠躬道谢的时候,手上还不忘举着剑,时候准备动手的样子,这个细节是否有些疏漏了?虽然后来有收回去,但一开始就收回不是更正常吗?

接下来入队的应该是廉耆,一个老头子,据凛雪鸦说还是他的老师之一。可惜运气不太好呢,还没汇合,就给个紫发的阴暗系剑者给堵了,对方还是徒弟引来的麻烦。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这剑者出场的第一观感是某人的男女关系果然很复杂。接着果然又是一个便当,倒是不觉得意外,老头子出场的时候,就觉得他活不长,好在是个老头子,不用为颜色感到可惜。

杀无生说凛雪鸦夺走了他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,莫非凛雪鸦是坏人?汗,自从知道了编剧是谁,一边看剧,一边我就忍不住脑补后面会有什么样的神转折。凛雪鸦直接叫对方无生,所以原来的关系也亲密过吗?


小金毛真是不知死活,你大哥都打不过杀无生,你居然说要自己去正面刚。就这么想出名,命都不要了?如此执着,感觉背后似乎是有什么隐情啊~还有,自己说自己的法术惊悚残虐,刑亥也是个有意思的女魔呢。

大家一起讨论怎么对付杀无生,殇无患独自离场,跑去找杀无生,见杀无生坐着喝酒,他也坐下来喝,这没什么,但两个人的对话,怎么就有一种他们事先认识的感觉呢?似有若无,一会儿让我觉得他们认识,一会儿又觉得是错觉,好吧,应该是不认识的。这集冒出了个新地名,西幽,以为和平平和和的喝酒,没想到实际是杀机暗藏,还以为杀无生只是传闻吓人,没想到……PS:某人看着凶残,没想到却是个定数主义的人设呢。这个反差是不是大了点啊。剑技登峰造极15年来?兄弟,你多大年纪了啊?再厉害的天赋,这起码也要练上十年吧,又不可能出生开始就学剑,以为是个阴冷风格的帅哥,没想到却是个大叔……

顺便一说,能吸引来那么多的仇恨,凛雪鸦到底作了多大的死啊?幻惑香果然是好东西,多少钱一斤?卖我如何?好吧不卖就不卖,我也没钱。直接叫人名字,你们到底什么关系啊?相爱相杀吗?平安走出魔脊山就奉上人头,凛雪鸦怎么看都是满口谎言的狡诈之辈啊,他说你就相信?简直就是立FLAG啊,怎么看都是不可能平安走出的。

最后给反派BOSS那边给了个特写,哈哈,颜好,那就一切都好,我随时准备倒戈相向。

2016\7\22

本来是想看漫画的,但最近出名的几篇,翻一翻,画风都不怎么好看,委实没有兴致继续看下去。想起之前看的《姑获鸟之夏》,京极夏彦还是十分有名的,本来想继续翻本小说看的,没想到《魍魉之匣》居然有动画版,还是CLAMP的,干脆看动画得了。

一集也就半小时不到,十三集,想来下班前就能看完了。

第一集

加菜子和赖子,这两只的感情,真的不觉得有些好得过头了吗?特别是两个人在月光下一起跳舞的画面,我真觉得这两只和百合不远了好吗?那个年代的日本,应该是我们的七、八十年代差不多吧?好吧, 推测可能会有误差,但最多也就是九几年,年轻的姑娘大半夜的这么跑出去真的好吗?

还有,加菜子说什么她和赖子两个人是转世的关系,真的不觉得羞耻吗?这种说中二都程度轻了的话……我一看到真是羞耻得看不下去好吗?!她怎么说得出来?更羞耻的是——赖子那菇凉还听得一脸认真,十分相信的样子?!觉得很浪漫?!

……好吧,看了下百度,原来这菇凉也就14岁,14岁的女孩子脑子里的内容……好吧,可以理解。我那会儿脑子里也没多少东西。

可恶!还是没法接受!这两只是花痴吗?!专门跑去咖啡馆说这些话!搞得和约会似的,你们俩是百合吧我说!是百合对不对?!不是说家境不好吗?那时候的咖啡馆可从来不是便宜消费的地方啊!不就是收上绑了线头吗?搞什么一脸羞涩的神情啊!又不是给XXOO了!

“什么你是我的了”,“XX是我的前世”、简直羞耻心爆表了有没有!看到一句,我就要暂停了在观后感里写一句吐槽,否则根本看不下去。这真的是悬疑惊悚类的小说吗?

还有后面和母亲说的话,是神经病吧?什么不会衰老,面容一下子变得那么狰狞……我果然离那个年纪太远了,完全无法理解她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呢!“什么能死在你手上,我心甘情愿”,菇凉啊!你真的是在和闺蜜,而不是情郎说话吗?!还有加菜子你也真的去掐,就算不掐死,掐出印子来,你叫你闺蜜回家怎么交代啊!

出车祸,警察来调查的时候,还说什么,对方是自己的前世,真的是羞耻心爆表啊!明明和我什么关系都没有,为什么我这心里……难道是因为,其实我14岁的时候也是那么中二,哦不,甚至比她更加中二,所以现在看了才觉得羞耻吗?

第二集

真的不了解日本人,正常人看到匣中人,也就是一个匣子里装了人的头颅,不都会怕吗?更何况这个头还会说话,还会笑?妈的这个小眼镜居然说这是好事,说他也需要?妈的智障!他奶奶也是,那么烂的公墓,棺材也是,一点不上档次,既然觉得奶奶死后的待遇可怜,那你也出点钱呢?也不是旁的亲戚,是你亲奶诶!

CLAMP的画面确实秀丽,没话说,就是冲她来的,但这细节……我觉得自己迟早会看不下去,转而投奔小说。尤其那个叫赖子的一出场……

插一段,看了《姑获鸟之夏》后,感觉日本人都很会推卸责任,明明是人自己心中生出妄念,因此犯罪,偏偏搞出什么姑获鸟,把罪名推给妖怪,说什么,没有办法,好像是天灾,而不是人祸似的。法律呢?当法律是假的嘛?真是叫人受不了!迷路就是被狸猫附身……妈的一群智障!还感觉自己遇上了魔物?呵呵,我还感觉自己遇上了神经病呢。

第三集

不看了,刚刚跑去看了剧透,也没多少意思,算了,不看了。


说白了,就是大家一起刷下限,这书的下限,在刚刚写出来那几年确实算得上神转折,但放到现在的话,感觉也就是那样而已,没多少意思。

简单来说,全都是套路。

东离剑游记1、2

一出场就死,不,准确来说,是还在序幕中就死了,我也真是没什么话说了,以兄长大人那颜,还以为会是个重要角色呢,结果连名字都没有正式出现,我也是醉了。说真的,编剧和美术你们不觉得以兄长大人的脸,就这样退场,太浪费了吗?

妈的,多方合作的就是不一样,#毫无人性#,#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#。

开始有点没进入状态,看到丹翡小姑娘的剑被抢走后,就一直在想这把剑是会被彻底夺走,还是被兄长大人抢回来,以当前的情景,武力抢夺回来可能性不大,但要是没有剑,被袭击的话,小姑娘可是完全没有自保能力了说~

序幕的背景是一处鸟居,说真的,这故事虽然没正式开始,但也看的出是有魔族之类的,日本是到处都有神社啦,但这么乱套背景,真的好吗?

兄长大人死无葬身之地,接下来,是哪个什么残凶,也是出场才一集就被发便当了的,不过看脸的话,死了就死了,一点也不可惜,但是这死法是不是太凶残了点?该说不愧是由虚渊玄担任编剧的嘛?便当发得毫不手软。自己把剑插进喉咙里也就算了,咎首……

据传闻说白头发的烟枪是男主角,可是完全没有报过名啊,说话的语气什么的,也不似一贯的主角风格,反而很有城府和背景的样子呢。突出的是致幻剂吗?居然能直接迷惑住敌人,把个大男人看成小姑娘?

最后,日系女主角什么的,真的不觉得放布袋戏不太合适吗?丹翡放在殇无患身边,真的很像父女啊!身高差太多了!


好了,2开头仔细看了遍OP,总算知道白头发的叫什么了,说真的东离剑的剧组真有钱,看看凛雪鸦肩膀上的羽毛,那个蓝色多自然啊~再看看丹翡衣服上的蕾丝袖口……狗大户!还有什么动作的自然程度,配音…我都不想说什么了。可怜的金光,可怜的霹雳,至于神魔——随便吧,反正神魔我就没入过。

丹翡这姑娘……有点小天真啊,什么传出去,会有人相助之类的,只怕还没有传到有能力,也愿意相助的人耳里,剑革就被玄鬼宗的人抢走了说。

殇无患啃烧饼,这种场面放漫画里很自然,但为什么放这里就这么接地气?B格一下子降低了。“说在这个国家,要特别留意路边找茬的人。”这个国家是指哪个国家?到目前背景还没有放完整呢~

接着说下新出现的3个角色,敌对方的女角……不是我说,真的有很多地方好吐槽。是不是所有魔王身边都会有一个痴恋他的御姐呢?看她长得还满有特色,还以为这是个厉害角色,没想到才第二集,就被人给K掉了,虽然对方似乎还是个满有名气的人物,虽然说她没死——大失望!

还有,凛雪鸦到底是不是男主啊?还是说是配角?所以小队任务不是找丹翡和鬼鸟,而是找的殇无患入队?

2016/7/18

最近还真没看到过什么特别合胃口的文章,没办法,只好翻旧收藏了。

[HP]眼中的道路 

说来这个作者几本书,我都有看过,红楼的那篇娘不嫁人,不得不说确实花了很多心思,从作者的话里那些考据资料就能看出来。不过这位的文风,果然还是更适合西方背景一些。

秉持我一贯的作风,之所以推荐这篇文,文笔文风在水准以上是一方面,更根本的原因,还是基于他的创意。

灵界的出现就不提了,真正的魔法界,斯莱特林的由来,黑白巫师的血脉和对原著小说的二次设定……委实是诸多亮点。

不过这并不是说这文就十分完美了,在我看来,这位作者,在写爱情方面十分苦手。致力于描写主角对马尔福一见钟情,再见倾心的情况,但给人的感觉,却是主角想要一位爱人,在诸多挑选后,感觉马尔福是最适合的人选,因此才……总之就是一种他其实不爱他,但他觉得自己应该爱他的……送权利,送地位,送力量,送血统以此说服别人,并且同时说服自己的感觉。

文里写主角用法则将对方和自己捆绑在一切,但在感情还在蜜月期两人之间就如此牵强,实在叫人无法想象他们要如何一直走下去,到了主角这样的地步,已经不是几十年,上百年的事情了,而是几千年,万年了呢。

又有,这个作者很喜欢写床戏,文字就不说了,不能说优美吧,流程是有的。但这脖子以下的描写,看起来一点不热情。

坦白说,我也不是什么乖乖牌,又是宅腐,平日里龙马,POPO什么的没少去,对床戏也有尝试写过一两笔,依我之见,这位的床戏水准真的不能和她的创意比!写床戏,文笔,描写什么都是其次,重点是要感同身受,要让女人看了,心头都发热才好啊!

扯远了,这文看得时间有点久,回忆起来,槽点忍不住先冒了出来。总之还是有一定的再读性的,但肉什么的,还是不要抱太大希望了。


之前在微博上看到一位博友分享她吃遍各大汉堡类快餐店的心得,昨日周末忍不住跑去麦当劳点了几个没吃过的口味。首先是招牌的铁板鸡腿堡,是这个名字吧?记不清了,味道真的是很不错,比我原来喜欢点的那个加番茄的双层牛堡都美味。其次是麦香鱼,味道也不错,关键是比较小,否则还真吃不下,就不知道麦香鸡味道如何了。最后还要了一对辣鸡翅,不过感觉麦当劳的辣鸡翅,没有肯德基的好吃呢~

说来肯德基也不差,但一方面比麦当劳小贵一点,一方面,似乎口味也比麦当劳少一点,所以虽然我家附近就有一家肯德基,而麦当劳我还要坐一站公交,私心里还是更偏向后者一点。不过最近已经连续吃了两次麦当劳了,下个星期我还是决定去逛逛大众点评之类的,换个口味。


最近想写文,但总觉得缺乏灵感,总有种,字含在口里,就是不知道如何说的感觉。果然是底蕴不够呢,找了红楼梦,但大概是快餐小说看多了,总有点看不进去,于是转去看《源氏物语》,虽然对花花公子没什么兴趣,但和歌和平安风情还是挺迷人的。

另外最近在抄《天工开物》,当然是白话版,字不少,好在最近不是节日,公司里很空闲。

翻了这书才发现,古代的时候种田,那真是哭得不得了啊!什么种田文,根本就不现实!面朝黄土背朝天的,什么美貌,口才,八面玲珑……都是假的,长得再好,去当农民,用不来多久都得驼背,一天忙好过来,哪还有心思去开源节流!真是……太可怕了!

2016\6\30

明天就30号了,有点小激动。

最近追的几篇文,作者都有事,不是大修,就是断更,都说7月1日会回来,好期待。

今天继续推火影。

[柱斑]暂居

一开始是在贴吧看到的,后来才去知道作者在JJ也有窝,不过还是贴吧那里更新的快,基本是日更。

虽然是柱斑,但要说第一主角的话,果然还是二少。四战结束后,二少意外穿越到了战国时代,彼时泉奈已经身死,正是两家结盟前夕。二少出战,对柱间,以便斑大人能腾出手对付傻掉亲弟弟的扉间。说实话一直觉得柱间自杀那段,有以两人之间的情分逼迫斑让步的感觉,十分憋屈。不得不说泉奈一死,两边的力量就不平衡了。有二少在,斑空出手对付二代,虽然最后还是没把人干掉,但那就是斑放了二代一马,反而是千手家欠了人情了。

之后两家结盟,其中因为二少而产生的那些小的变化就不说了,作者有新意的地方在于二少提出的远距离联系系统,不等黑绝出场,就直接抓了九只尾兽,还有里庭什么的,和商人合作发票由九尾担任管理,和扉间打赌斑说输了就跑去向太子求婚什么的……之后还有柱间和原著里第一次秽土转生的初代交换,为了回去跑去拐了小佐助,给人当老师,和原著斑相见,解释石碑的问题,和两家由来,中间小佐助的脑洞也十分可爱,到月亮上用忍术种田,自封为宇智波族长,让鼬生十个孩子就原谅他之类。

这篇文无论是从创意还是人物性格设定方面——当然是说佐助,都十分新奇。走的就是那种偏向精致而非大气的方向,但不得不说,非常非常得可爱,叫人一看就念念不忘。

另外,既然推了文,作者也应该一起推一下,她在百度的ID是卸香无,火影的话,还有一篇,之前是在贴吧更新的,但似乎不小心删除了,之后就搬到了JJ,只是很久都没有更新了,据说似乎要到以上那篇写完才会再动笔。


[火影]风响与雷鸣

二少重生,准确来说应该是太子和二少双重生才对,但目前只有二少有记忆,太子什么都不记得,不知道作者具体是怎么设定,但我果然还是更爱二少一些,真的觉得太子的身世遭遇会长成之后那种阳光性格委实不可思议。

必须说忍者苦逼,因为是忍者的孩子,所以除非没有才能,就必须做忍者,不,不如说,哪怕没有才能,只要继承了那一族的血脉,就只能当忍者,完全没有选择权。普陀人还能选择换个行业,或者老板给的待遇不好,也可以辞职,而忍者,哪怕木叶要你死,你都不能说个不字。苦逼到极点了,居然还要以木叶为荣?

真想唾一句脑子没坏吧。这种苦逼的职业,谁要当谁当去,反正老娘绝对不奉陪!

这边的宇智波直接分裂,二少他爹翘辫子,鼬和止水和其他族人留在木叶,二少他娘带着二少和其他大约三分之一的宇智波改投雷之国。二少苏醒过来的时候,名义上甚至不是美琴的孩子。他娘开了万花筒,活跃在战斗的第一线,二少作为云忍村那部分宇智波族长的次子生活成长,因为是二周目,二少看周围的角度,和普通孩子截然相反,重新认识世界的过程,就像基建文一样,因为有以前的记忆,所以一方面游刃有余,一方面完全陌生的环境亲人,也不乏新奇的闪光点,需要重新建立自我认知。相比之下,太子那边,私以为就有点乏味了。当然,木叶那边的剧情也是很跌宕起伏的,只不过作为二少厨,关注点不一样罢了。

反正也是一篇佳作,十分期待云忍村的宇智波会走向什么方向,未来的二少会有什么惊人意表的作为。


话说之所以跑了这里写读书笔记,完全是因为JJ的收藏夹不够用了。在JJ混了也有七八年了吧,收藏夹里的坑多得很,很多作者早就不见踪影了,偏偏都是很好的文,一个都舍不得删除。本来还没有什么,问题是JJ目前限制了收藏数目。新看到的好文,没地方收藏,只好挑选了实在喜欢的来写收藏笔记了。

2016\6\29

最近的话,依旧是在JJ混,必须说是呆习惯了,除非以后JJ关闭,或者有什么致命性的政策变动,否则是不可能挪窝了。

每次打开手机,看过收藏夹里的更新,首先肯定是去翻#霹雳#的标签,翻过后没新鲜的,就是翻#火影#了。

没什么事情干,干脆来写写最近的读书笔记。


[火影]另一种开始  BY Bezzi

当初发现这篇文的时候十分具有偶然性,那时候这个作者刚刚开始写,都没三四章,完全是被文案里的斑大人吸引进去的。

说实话,斑大人重生的文不少,但无论如何,都是和初代火影纠缠不清。不是说不好,平日里也没少站柱斑,但看得多了,无论什么情况,是生是死,是爱是恨,都无法脱离柱间的存在,难免就有些厌倦起来了。我不是说斑大人离了初代就不行,反过来说,柱间的一生也离不开斑大人,但这样骨中血,血中肉的状态什么的,有的时候也多少有一点膈应。

这里的斑大人在一切结束之后,重新回到最初,缺选择了一条和一周目完全不同的道路。谁说拥有查克拉,有血迹,就一定要当忍者了?谁说宇智波一定只能当做被人利用的那把刀,而不能成为拿刀的那个人?

比起火影,难道不是大名更为尊荣?比起村镇,难道不是城池更加巍峨?比起所谓的族地,难道不是天守阁更加大气磅礴?

文里的宇智波们,在作者的笔下,既没有走型,又带着那个时代特有的贵族风情,姬君、唐衣、天守阁、奉行……话说很有冲动去玩刀剑乱舞,但似乎一直没有中文版出来?

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话,就是没能看到斑大人以大名而非忍者的身份挑战并统一天下,但想想斑大人都是二周目了,年纪不小,又经历那么多,自然是不可能像年轻人一样充满活力野心。

除了斑大人,鼬也是二周目来着,接着连佐助也穿了过来,倒也十分具有看点,更不用说日向代替宇智波给灭族了。

最后要说的是,这个作者一直更新得很勤奋,可惜最近忙,据说要到7月中才能恢复。所以不是坑,但要是有不愿意等的同好,也可以等到时候再去看。

喜欢看一些在制度或者建设上有突破的文。比如基建类的,或者是二设设定的比较有创意性,而不是一直跟着剧情走的文。比如火影,就对随老路鼓吹木叶的文没什么兴趣,要么大气一点,某某某直接穿成战国时代的千手,直接把木业建设成一整个城池,或者称王称帝,都是不错的;一个劲儿转牛角尖,除了当忍者再没有其他出路什么的,太没意思了,看都不想看一眼。原创类的,则比如《大秦之帝国再起》,别人都搞中央集权,唯独他玩封建,还封的很有水平和看头。之前还看过意篇现代的中国,和刚刚成立的中国出现时空门,互相往来的,名字一下子想不起,可惜坑了。

墨世佛劫3、4

2016\6\17

真心不懂大雁跑去还珠楼干什么的,#不是很懂你们羽国人#,温皇也是,养小萝莉养了没多久,丢下人跑去羽国,真是作死症患者,在作死这点上,两个人完全半斤八两。

飞渊想找死了让她去好了,心地善良也是有限度的啊,说一次不听,那就让她去呗,谁都有选择的权利,同样自己做饭自己吃,要真吃苦头,那也是活该。还是那句话,#不是很懂你们城里人#。都说浮生桥不能直接过了,两个人还直接在桥上打架,没有一块儿over,当初设机关的人也真是手下留情了。讲真,不讨厌粉色系,否则大号也不会是七秀,但这个飞渊的性格,真的不觉得有点惹人嫌吗?

突然觉得一步禅空的颜比锦烟霞还精致一点呢,锦烟霞的脸,白是白,但就是太白了,质感上,有点僵硬的感觉呢,因为是魔族,故意的吗?

之前没有感觉,但现在看到常欣三番两次的阻拦锦烟霞忆起过往,突然感觉有点讨厌呢。《人道天堂》的那句话,没有选择的天堂,也是地狱,非常赞同。无论好坏,都应该自己选择,以为对对方好,就一意阻拦……不过,锦烟霞的失忆,固然是因为地门的钟声,但其中是否有她自己不愿意想起的因素,也是叫人说不清楚。不过个人看来,还是想起来好,醉生梦死没什么不可以,可作决定的时候,还是要清醒着才好。

嗯……说到底,还是颜值不够吧。所以喜欢不起来。

好了,终于见到了,然后是一发回忆杀,不过我之前没看过,没有被杀到。《鸳鸯散》这首歌不错,是叫这个名字吧~很有味道。

大雁跑去还珠楼,回答了温皇一个是,是什么?之后军师带人突然到达,在大雁走后,给凤蝶分析了一番,说到温皇八年前曾经和大雁对上过,忍不住脑补了一番温皇X大雁,就是可以YY的材料太少。临军师要走,倒是给温赤党发了一拨糖,恭候大驾什么的。


2016\6\21

霜和银燕出问题了,似乎是银燕之前杀了西剑流的谁谁谁,之前霜一直不知道,现在知道了。

尚同会,俏俏决定带沐摇光一起去四方山,锻神锋出现在玄狐面前,隐约能感觉到,之前玄狐的所作所为,有他想和废苍生一较高下的插手影响。

接下来转到忆无心和银燕那边,银燕和飞渊约定公平较量。

燕驼龙从达摩金光塔回来,和锦烟霞一样,也失去了部分记忆。

俏如来玄狐之战当日,锻神锋,大雁,分别现身四方山人群中。接下来就是抢先骗,没有了。


墨世佛劫4

俏如来开了真阵,终于把玄狐打死了,虽然他后来又活了。但至少这回是死了,尸体还被缎神锋带走了。

俏如来离开四方山的时候,迎上的尚同会里又混了暗子要杀俏如来,人数还不少。军师大人对上雁王,堵住了不动弹,就是怼喷。玄之玄死后,他留在尚同会里的墨者都被老五凰后收服,正好用在这里,这些人和尚同会的侠士混在一起,俏如来无法分辨,只能逃。逃过这些人,又被雁王前几日路过藏在土里的断云石重伤。接着凰后正式浮出水面,截杀俏如来。被军师事先安排接应的剑无极和柳生阻住。

军师以为赢了,不想雁王还有一招。最后出现的,竟是已死的前任尚同会会长,玄之玄。这个B我给120分,多20分不怕雁王骄傲。反正这只大雁已经傲地没边了,除了擦擦就没谁能治的。

金雷村那,梦虬孙继续守着海口。常欣希望俏如来赢,却忍不住为玄狐挂心。那个谁谁的,就是戴面纱的女还珠楼杀手(好吧,我承认我看得不专心,名字一下子想不起来了),也在为万雪夜担心。

PS:为什么感觉这么眼熟啊,难道墨世佛劫4的观后感我已经写过一次了吗?可没找到啊~

再说银燕和无心,无心被拜火族的野人抓人,银燕和飞渊追到他们居住地,救出了忆无心,然后在那什么火灵祭坛谈论要找的晶石的时候,出发了拜火教的火神,然后就是那什么初始力量出场,可惜没看到正面就没了。不过看衣服,感觉颜值也不会很高。

缎神锋带回玄狐尸体,没想玄狐居然诈尸,似乎还起了很大变化,提了剑,第一件事就是往缎神锋身上戳,说要找他试剑。